停课不停学?在线教育大规模普及也需“启蒙”

2020-02-14 16:47: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当在线教育在仓促中大规模普及,实际上也是给教育工作者开了一堂如何利用互联网育人的启蒙课。

陪女儿上了一天网课后,谭雅(化名)崩溃了。她女儿在郑州市一所民办小学读一年级,2月10日,女儿在线上迎来了2020年春季学期。

在线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每天早上8点30分开始,下午5点40分结束。上午、下午分别安排三节课,放学后还有半个小时的作业答疑。

“孩子太小了,而且从没上过网课,老师要求做笔记,结果她把直播软件的界面抄了下来。在线课听不懂,家长只好看一遍回放后给孩子辅导,整个白天,我的精力都放在陪读上了。”谭雅说。

2月10日是武汉、杭州、郑州等很多城市中小学开学的日子。疫情导致开学延期,教育部要求各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开展“停课不停学”工作。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在线教育得以大规模普及,但仅仅一天后,网上就出现了大量吐槽:孩子眼睛疲劳,老师照本宣科甚至不懂直播如何操作,学校课程安排“满堂灌”。有教育专家呼吁停止网课。

2月11日晚上,教育部就中小学延期开学“停课不停学”有关问题发布了答记者问,称“学习的方式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一些地方开通网上教学,只是‘停课不停学’的方式之一”。要求对小学低年级上网学习不作统一硬性要求,对其他学段学生作出限时限量的具体规定。

但由于开学日期仍不明朗,网上学习或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大多数中小学生近期的学习方式。当在线教育在仓促中大规模普及,实际上也是给教育工作者开了一堂如何利用互联网育人的启蒙课。

逐渐理性认识网课

2月10日线上开学第一天,谭雅的女儿头一次上网课,颇有点兴奋。倒是屏幕对面的老师有点不自在,不好意思在直播中露脸。

但半天过去,谭雅就有点招架不住了。女儿用iPad看直播,由于没有教材,还需要同时用电脑看电子课本。网课的课表和学校正常课表一样,甚至单节课时长达一个小时。“孩子很快坐不住了,家长只好在旁边陪同。”

“即使孩子听话不去玩,但长时间盯着电脑,眼睛也受不了啊。”谭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女儿的课表每天安排了6节课,上午、下午各3节,其中包括4节文化课、2节体育锻炼,“但是体育锻炼也是要看老师在网上直播”。

到了晚上,疲劳的一天结束,谭雅给老师提了意见。2月11日,女儿的课表发生了变化,每节课的课时缩短为40分钟,放学后的作业辅导改为每天只安排辅导一门课。这天,谭雅没有陪孩子上课。“家长也要工作,否则全天陪孩子什么都做不了。”她说。

突如其来的网上学习导致很多准备不足。学生没有课本,学校下发了电子课本,让家长自己打印,但由于疫情谭雅家附近的打印店没有营业,网上下单打印机也尚未发货。

有的家长表示,“我自己跟下来,效率是真的差,原本一节课的内容,现在竟要改为两三天,孩子们需要各种打卡、签到,发送作业图片,给老师、孩子们的负担很大。”

除了低年级学生,北京一名高三学生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本应是高考前的第二轮复习,但学校把网课排得很满,甚至很多课程改成大课,一节课就是两个小时。我们的老师大部分年纪比较大,开始几天都在适应网络,遇到突发网络故障,是根本不会应对的。”

“我心里十分想制定一个适合自己的复习计划,但每天都要完成学校规定的拍照打卡、线上签到、作业提交等。”她说。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2月11日指出,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上传学习视频等,防止增加学生不必要的负担。

经过短暂的不适,教育部门和学校开始理性认识网上学习。2月12日,杭州市崇文实验学校总校长俞国娣给全校学生家长们写了一封信,决定停课不停学期间不做直播课,下周开始的教学视频,老师录好后经学科组长审核,发到空间,孩子可以自主安排时间下载学习。但是,每天都会有老师和孩子一对一的线上互动,或语音、或视频,让孩子真实地交流。

短视频平台直播网课

学校开展网课的同时,“停课不停学”也吸引了大量市场机构进入,其中包括专业的教育培训机构,也包括跨界的“门外汉”。

一方面,教育机构通过免费课助力对抗疫情,另一方面,一些在线教育政策规定却被逾越。教培行业巨头学而思和新东方在一些主要城市都推出了免费的全科同步课程,一改校外培训机构的“补充”身份,全天时间授课。但是,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规定,直播培训时间不得与中小学校教学时间相冲突。

更多跨界的互联网公司希望抢占如此庞大且未来购买力强劲的流量,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均推出了中小学辅导直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体验发现,学而思网校的中小学辅导老师在抖音上注册了个人账号直播授课,观众们频频刷送礼物,直播助手则在后面跟帖“谢谢小可爱们的礼物”。但短视频APP并非专门的教育平台,学生只需要手指一点,就可以跳转到“热舞小姐姐”的直播页面。

2月12日晚上10点,打开快手APP,进入“在家学习”专栏,平台仍在提供一位名叫“飞跃老师”的中考真题技巧直播课。上述六部门意见规定,面向境内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直播类培训活动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00。

一位教育信息化公司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我不赞同学生使用具有娱乐功能的互联网产品学习,我们自己的产品也有学生端,但坚持不开发APP,原因就是不希望学生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容易让学生分心到其他娱乐APP上。”

针对校外培训机构如何规范,教育部有关负责人2月11日指出,要规范线上培训行为,对超标超前、应试导向、虚假宣传、制造焦虑等违法违规行为予以严肃查处。

网课需要视频直播、云计算等底层技术,这给互联网巨头扩展业务领域提供了机会。钉钉、腾讯云、华为云等服务商均开展了“停课不停学”服务,钉钉预计有5000万学生通过钉钉在线课堂的方式学习,腾讯教育则介绍,武汉90万中小学生2月10日线上开课,其中73万人选择了腾讯平台。

但大流量的瞬时涌入,让这些互联网巨头都承受了平时少见的技术压力。钉钉直播的卡顿在网上遭到了吐槽。钉钉相关人士告诉记者,2月3日以来,钉钉持续迎来流量高峰,基于阿里云弹性计算资源编排调度服务,钉钉在2小时内新增部署了超过1万台云服务器,创下了阿里云上快速扩容的新纪录。钉钉和阿里云成立专项团队,24小时保障网课平台稳定。从全国的反馈来看,在线开课直播整体顺畅。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2月11日指出,各地要加大与工信部门及网络运行企业的协调力度,积极争取支持。要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根据当地网络情况、服务能力、学生分布等做好分析研判,有针对性地指导“错峰”登录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