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栖霞金矿事故致10死,45名相关责任人员追责问责

2021-02-23 22:02:55

来源:互联网

1月10日,山东烟台笏山五彩龙金矿发生爆炸,井下22名工人被困,22名被困人员中11人生还,10人遇难,1人失踪。调查认定,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和栖霞市均构成迟报瞒报。根据事故原因调查和事故责任认定,依规依纪依法对45名相关责任人员追责问责。

记者从山东省有关部门获悉,经省事故调查组认定,山东栖霞市笏山金矿“1·10”重大爆炸事故是一起由于违规存放使用民用爆炸物品和井口违规动火作业引发的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1月10日13时13分许,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栖霞市笏山金矿在基建施工过程中,回风井发生爆炸事故,造成22人被困。经全力救援,11人获救,10人死亡,1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6847.33万元。调查认定,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井下违规混存导爆管雷管、导爆索和炸药,井口违规动火作业,民用爆炸物品管理、建设项目外包管理混乱,涉事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缺失;相关部门落实安全监管责任、地方党委政府落实属地管理责任不到位。

调查同时认定,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和栖霞市均构成迟报瞒报。

根据事故原因调查和事故责任认定,依规依纪依法对45名相关责任人员追责问责。

对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贾巧遇、外包负责爆破作业并严重违规混存爆炸物品的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驻栖霞项目部经理吴宗形、外包负责井下设备安装并违规井口动火作业的烟台新东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李东等15名企业相关责任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驻栖霞项目部1名负责人在事故中死亡,免予追究刑事责任。

同时,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贾巧遇和时任栖霞市委书记姚秀霞,市委副书记、市长朱涛,因负有迟报瞒报事故责任,目前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对烟台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等28名公职人员给予党纪政务处分和组织处理。

对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栖霞市兴达爆破工程有限公司、栖霞市安达民爆物品有限公司、烟台新东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等事故责任单位给予顶格行政处罚,并纳入安全生产领域失信联合惩戒“黑名单”;对烟台市北海民爆器材销售有限公司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对北京康迪建设监理咨询有限公司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作出处理。给予7名责任人行政处罚,其中贾巧遇、李东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5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并且终身不得担任相关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责成烟台市委市政府、栖霞市委市政府分别向上一级党委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此前报道山东笏山金矿生还者回忆井下14天:“我们始终坚信会有人来救援

“听到钻孔打通的声音,我们激动地站起来了。那种心情,就像经历了重生。”1月26日,被困井下14天成功获救的山东栖霞笏山金矿生还矿工杜安(化名)、王康(化名)坐在病床上对记者说,在漆黑的井下,他们始终坚信,会有人救他们上去。

最难熬的时光喝水维生,每天都有人敲击钢管试图传递声音

1月10日下午,爆炸发生。

王康说,我们正在那儿工作,就听见一声震响。“当时什么也看不清楚,爆炸的冲击波把我们冲得老远,头盔都碎了。爆炸停止后,我们赶紧相互找人。”

井下通电和通信系统全被破坏,漆黑的巷道里,只剩矿灯的光亮。杜安所在的作业面井下“六中段”是离井口最远的位置。那里水比较多,大家担心水漫上巷道,顺着井筒内的梯子间向上爬。好在第一次爆炸对梯子间未造成太大影响,他们得以顺利爬到“五中段”。

不幸的是,抵达“五中段”没多久,第二次爆炸就发生了。杜安听到有物体不断坠落。“这次爆炸后烟尘特别大,隔着两三米距离都看不到人,只能看见矿灯。”杜安说,有人决定继续往上爬,表示确认安全之后会给他们信号。但是,杜安等人始终没有等来信号,于是他们决定留在“五中段”原地等待救援。

钻孔打通之前的这几天,是他们最难熬的时光。由于平日井下作业时食物都是按固定时间点配送,因此矿工们并没有储备食物,只能喝水维生。

王康说,那时候特别饿,特别难熬。底下巷道很长,氧气很充足。休息就是在地上躺着,弄点封水袋铺在地上,困了就睡,醒了就睁眼。

“井下不缺地下水,但水质比较硬,不太适合人喝。我们只是偶尔取点,维持生命。”杜安说,虽然大家的身体逐渐变得虚弱,但每天都有人去敲击钢管,试图往上传递声音,只是一直没得到任何回应。当时,杜安猜测,钢管可能被炸断了,导致声音没法传递出去。

被困的人出不来,救援人员进不去,实在太煎熬了。但是大家一直相互安慰、鼓励,咬牙坚持。“我们始终相信,党和政府肯定不会放弃我们。”王康说。

几天几夜一口饭没吃,听到钻孔打通一激动就站起来了

在漫长的等待之后,钻机打孔的声音传来,他们的期待获得回应!

“其实,钻孔打通前两三天我们就听到声音了。一开始还弄不清到底打到哪里了,等快打通的时候,我们就判断出具体位置了。”杜安说,井下有经验的矿工判断,钻机的威力比较大,而且打通之后的烟尘和风力也会比较强。因此,为安全起见,他们努力起身撤离。

井筒打通的那一刻,他们激动得无以言表。“我们在井下几天几夜一口饭都没吃。但是听到钻孔打通了,一激动就站起来了。”杜安说,那一刻,他感觉自己重生了。

过了一段时间,当烟尘散去,他们得以靠近钻孔。体力最好的王康被派去敲击钻杆,回应井上。当他们的敲击声传到地面,救援人员也一片沸腾。

“其实我们也没明白他们敲几下代表什么意思,猜测是在问我们有多少人、被困了多少天。”杜安说。钻孔打通没过多久,杜安和被困工友们就收到了救援人员送来的营养液。随后几天里,食物、水果、衣物被陆续送下来,他们的身体状况也逐渐恢复。

王康说,腊八节当天,有人的手机有电,所以知道那天过节。中午送下饭,一看有腊八粥。“哎呀,医院、领导们给我们想得太周到了。”

24日,回风井井筒被打通,被困在“五中段”的矿工们终于等来了救援队员。“人一激动起来,啥都不会说了。”杜安说,他们只能一个劲地向救援队员表示感谢,拿出井上投送的水请救援队员喝。

升井机会近在眼前却没人争抢,让年龄大和身体不好的先行

升井的机会就在眼前,但是“五中段”10名幸存人员却没有争抢。杜安介绍,大家充分发扬风格,让年龄大的、身体不好的人员先升井。头上有轻伤的杜安成为“五中段”首批3名升井人员之一。

王康是最后一批升井的矿工。当时他戴着黑色眼罩,恰好面朝在现场等待的人群。听到人们的掌声和欢呼后,他双手紧紧合十表示感谢。握在手心里的手电筒还开着,明亮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

记者26日在医院见到杜安和王康时,两人穿着干净的病号服各自坐在病床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精神状况不错。杜安说,他在医院得到了精心照料,饮食已经恢复正常,头部的伤也已经痊愈。

在井底下,杜安最挂念的是家人。虽然现在还没见到家人,但他相信,亲人们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